收藏本站   |  English 
 
   
  企业文化
  Enter Jilinsengong
 
    当前位置:首页 >企业文化 >吉森文苑 >文学作品 >散文作品


家燕
【2018-06-27】       点击: 199次        来源:临江林业局        作者:王瀚文

  长白山脉的夏天总是来得很晚,五月一阵“夏风”吹来,身上依旧会凉起一片鸡皮疙瘩。回到林场老家,走进院子看到檐下进进出出筑巢的燕子,我的思绪一下飘回了小时候,想起曾在我家老屋檐下的那对燕子……

  小时候家住林场,每到春天,偌大的场区、家属区便成了燕子们的乐园。从南方越冬返回的燕子在电线上站成一排排,多得就像五线谱上的音符。数量虽多,但家燕乖巧不吵人,而且喜食昆虫,是益鸟。林场人非常包容燕子,就连有时候燕子把屎拉在窗台上、晾晒的衣服上,大家都不会怪罪,反而认为燕子在谁家做巢,谁家就会交好运。大人们也教育小孩子要保护燕子,伤害燕子的话,长大后会瞎眼。

  自我记事起,老屋檐下就有一个老燕子窝,之所以说老燕子窝不是说燕子老,是因为谁也记不清这个燕子窝已经筑成多少年了,小时候我一直猜想这燕子窝可能是燕子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传下来的……每天看着燕子进进出出,孩童时期的我对燕窝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好奇那层层黄泥外壳包裹的巢窠后面藏着一个怎样的世界。

  有天早上,家里翻修屋檐,大人从邻居家借来了梯子搭在了屋檐上。条件天时地利,再也抑制不住内心好奇的我,偷偷爬上梯子准备一窥巢穴究竟。可惜当时个子矮小,就算借助梯子,也只能看见黑洞洞的入口,却看不见燕窝里面的情形。贼心不死的我起了歪心思,进屋从灶坑旁边拿起了炉钩子,想着将洞口敲开点,就能看清里面的样子了。可一炉钩子下去,燕窝的坚硬程度却超出了我的想象,仅仅掉了点渣滓,还落了我一头尘土。于是我卯足了劲,抡圆了炉钩子刨了下去,啪!燕窝掉下了巴掌大的一块泥巴,夹杂着一些绒毛和草枝,透过被破坏的窟窿,我看见了燕窝里面空空如也,不过如此。失去兴趣的我扔下炉钩子,将地上的泥巴踢到角落里防止大人看见,便跑出去跟小伙伴玩去了。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等到中午回家吃饭时,我惊讶地发现燕窝上被我破坏的地方竟已修复如初了,除了损坏处微微湿润的泥土颜色较深外,竟看不出和之前有什么区别。仅仅一上午的时间,这对燕子竟然将巢穴修好了!我走近细瞧,燕窝洞口露出了俩燕子脑袋,喳喳冲我叫着,仿佛在抗议我的暴行。

  自小淘气的我心想,你在我家檐下住,竟还敢冲我嚣张?看我怎么收拾你。我进屋拿出呲水枪,注满水,对着燕窝就是一顿攻击。燕子夫妇从窝中飞出来,在我上空飞来飞去,不停对我做着俯冲动作,企图吓退我。它越吓我,我反而越来劲,终于,一壶水滋完,燕巢在水的作用下终于现出一个大窟窿。打那天起,每隔一两天拿水枪去呲燕巢就成了我的恶趣味,燕子似乎已经习惯遭受这种无妄之灾,每次都会在我破坏后默默将巢修补好。这样持续了近一个月,我也终于没了折腾的兴致,注意力转移到别的地方去了。

  时间转眼入夏,某天我突然发现燕窝的入口不再是黑洞洞的,而是挤出了4个小燕脑袋,4对漆黑的眼睛好奇地打量着外面的世界,原来这对燕子已经繁育出下一代了。

  也许是因为之前反复修补巢穴耽误了最佳产卵时间,这4只小燕子明显比别人家檐下的雏燕发育的晚,别的雏燕已经羽毛变黑越来越强壮时,它们身上的初羽还未褪干净,燕子夫妇每天依然忙碌,不停地出去觅食,仿佛要在小燕们的食物供给上追回损失的成长时间。

  夏去秋来,秋风乍起,天气越来越凉,电线上的五线谱也更密了。初生的小燕子们已经做好跟随父母返回南方的准备,正在电线上跃跃欲试地锻炼翅膀。反观我家房檐下的这一家子,却因为小燕子发育不够好,还在窝里积蓄力量。

  眼看着越来越多的燕子陆续南迁,我开始为自己当初无理破坏燕窝的行为感到愧疚。一方面,我担心这4只小燕子今年可能不能跟着父母迁往南方,另一方面,我也开始担心老人们说的伤害燕子会瞎眼的报应会不会应验,整个人惶惶不可终日。

  十多天后的一个清晨,我惊奇地发现檐下的燕巢已经空了!这对燕子夫妇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带着儿女飞走了……这之后的几年间,这对燕子再也没有回来,檐下的老燕子窝也一直空着。我一直在想,一定是我给它们造成了心理上的阴影:为什么一向和平相处的人类要这么对我?至于这对燕子是不是在回南方途中遇到了什么意外,我是不愿想的,也害怕去想,我的内心对当初的贪玩行为感到深深的后悔,直到我们搬家离开老屋,燕巢也一直是闲置的……

  时隔多年,再站在老屋檐下,看着老燕子巢又有了燕子进进出出,而且规模更大了,我不知为何有点感激,又有些感动。我想起书上看来的那个关于燕子的瑞典故事,居住北方的人们发现燕子一到冬天就集体失踪,却不知道燕子去了哪里,有一位瑞典的鞋匠,就在自家屋檐上筑巢的燕子腿上捆了一个纸条,上边写着:燕子,你是那样忠诚。请告诉我,你在何处过冬?

  第二年燕子归来,在燕子的另一条腿上,也绑着一个纸条,上边写着:它在希腊雅典,安托万家过冬。你为何刨根究底打听此事?

  因为我想知道那对燕子啊,你们在哪里?你们过得还好么?

下一条: 绿色的永恒 (点击:249次)
 
你是第9857022位浏览者
网站地图  |  集团网站群  |  其他链接  |  网站统计  |  常见问题 
Copyright 2014 jlsgj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Tel:0431-88916565/88936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