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English 
 
   
  企业文化
  Enter Jilinsengong
 
    当前位置:首页 >企业文化 >吉森文苑 >文学作品 >散文作品


记忆中的放映车
【2020-05-21】       点击: 121次        来源:临江林业局        作者:刘志明

  过了“知天命”之年,闲时在家,或看看书、下下棋,我还有另一个钟爱,就是看电影。这个执着的钟爱源于童年,至今仍未释手。细细思量,这和我小时候的生活环境有关。小时候我生活在森林深处的林场,几乎与世隔绝,唯有电影这个媒介,能让我知道森林以外的世界,有多么精彩。毫不夸张地说,我那时候盼一场电影,就像盼过年一样。

  在那个“大干快上”的年代,林场的生活枯燥乏味,除了大会小会的抓革命,就是冬采冬运大会战。能看上一场电影,是件十分奢望的事。既然是奢望,就会有期盼,期盼着流动放映车早日到来。

  记忆中的放映车,是一辆全封闭式,涂着绿色油漆的铁路车厢。由小火车拉着,到各林场流动放电影。线长路远,林场之间又较为分散,一部电影顺当的放完,半月二十天的就过去了。如果途中再遇到运材事故耽搁一下,一个月回去  也是常事。现在想来,那时放电影,是件多么辛苦的工作。

  放电影辛苦,看电影同样辛苦。七十年代早期,林场公共设施十分简陋,没有可以看电影的室内场所。就在操场上放露天电影,不论春秋冬夏。天气温暖时,看露天电影是种享受。冬天就惨了,即使穿得再多,捂得再严实,也是冻得浑身发抖,不停地跺着脚,强忍着寒冷,坚持把电影看完。哪像现在,坐在沙发上,喝着热茶,在电视荧屏上,就能看电影,或躺在温暖的被窝里,捧着手机也能走进电影。说到底,就是那年代林区人的精神生活太贫乏了,每天除了和木头打交道,视野里就是大山和森林,只有电影能给他们带来物质以外的心灵慰藉。

  每一次流动放映车在林场停靠,来“电影”了的消息,便开始迅速地传播,人们奔走相告,脸上洋溢着喜悦的神情,像迎接一个重要节日的到来。林场后勤职工,不声不响地加快了工作的速度,把职工宿舍的火炕,烧得热乎乎的,食堂也提前做饭,别耽搁了看电影的时间。内燃机通勤车早早地驶向了工队采伐场,到了采伐场,只要跟工人们说一句:今晚有电影,打仗的。工人们就像做了动员一样,干劲“腾”的就上来了。拖拉机轰鸣着来回穿梭,原条把楞场铺得满满的,绞盘机吼叫着,装车工人在汗水飞扬中,提前完成了当日的生产任务。此刻,工人们就想早点回家,用热水洗去一天的疲劳,再喝上一壶小烧,然后领上老婆孩子高高兴兴地去看电影。

  能看场电影,这对我们这些小孩子来说同样无比兴奋,而且我们比大人们更忙碌、更辛苦。我们打游击似的和食堂的人兜圈子、藏猫猫,摸到食堂里把长条凳偷出来,摆到操场上,占据着看电影的最佳位置,然后就在那里苦苦坚守,不敢离地方。一旦离开久了,好不容易偷的长条凳没有了,连地方也归了别人。

  夜幕还没降临,操场上已是黑压压的人群,在闹哄哄噪声里,翘首企盼着电影的开演。在放映前,林场领导都会对来看电影工人家属喊上几句:大家再坚持两年,明年林场就盖俱乐部。

  16毫米的放映机,吱吱发出声响,一束光亮打在银幕上,随即声音响起,霎时露天电影院鸦雀无声,所有的人屏住呼吸,目光随着跳动的光影,全身心的投入到电影的激烈情景之中。当革命先烈和战斗英雄慷慨赴死,观影的人群会发出惋惜的啧啧声;当叛徒、坏蛋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人们会痛恨地说道:活该!当所有的战斗取得了最后的胜利,人们会情不自禁地欢呼雀跃……当放映机收回了光影,机器不再转动。放映员忙着收拾设备,看电影的人群,才不情愿地散去。

  和放映车大小、颜色一样的还有给林场送生产物资的材料车。我经常把这两种车弄混。一次,我看到内燃机把一辆绿色车厢送到林场备用线上,我以为又来电影了,见人就说,并在学校广为相告,搞得人人皆知。到了晚上,人们涌向职工俱乐部,(这时,已到70年代末)可那里静悄悄的,哪里有什么电影?哈,我就差被打得鼻青脸肿了。

  为了弄清放映车和材料车有什么不同,在这两种车来的时候,我仔细观察了下,虽然这两种车颜色一样,型号也一样,但不一样的地方还挺多的。材料车三面是封闭的,没有车窗,只在车的一侧留有宽敞的拉门,门上有一把大铁锁。

  放映车就不同了,它既是工作车,也是生活车。车厢三面封闭,只在车东面留有车门,车的两侧各有四个车窗,约4~5米长的车厢被分为两间。里间大些,有一张能睡两个人的床,一个烧煤的铁炉子,平时取暖做饭全指着它。离炉子不远的车窗下,有一个抽屉桌,桌上放些书籍,车棚上挂了一盏马灯,抽屉桌对面是手摇倒片机。在一个林场放完电影后,奔赴下一个放映地的时候,放映员就要在摇晃的车里,把片子倒完。外间稍小一些,主要存放引火的烧柴、煤,还有水桶,紧挨隔断门还有一个立柜,这个立柜有两个功能,一是放置放映机、音响、银幕等放映设备和器材;二是放粮食、油盐酱醋等生活用品。

  小时候,我很羡慕放映员,觉得放映员的工作浪漫,充满着诗情画意。每天能看到电影不说,还能到处走,欣赏各地不一样的风景。现在想来,我当年的想法是多么幼稚和浅薄。曾经的岁月,两个年轻的女放映员,坐在“大棚车”里,忍受着四处流动的寂寞,天天听着原条车互相撞击的轰隆声,不畏辛苦但无怨言地为各林场,送去银幕上的欢乐。林场的职工家属,也是通过电影去了解感知森林以外的大千世界,这种精神上的供给,真的不是能用文字表达清楚的。或许有人会说,这是她们的工作。我不否认,虽然她们的工作平凡的就像森林里的一片绿叶,但无数个绿叶的默默奉献,就是广袤森林最美的风景。

  光阴荏苒,新中国经过七十年的建设,尤其是改革开放后的奋力追赶,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影视文化产品更是日新月异。现在走进电影院,观赏一部心仪的电影,已是高层次的精神享受。而当年流动在森林深处的放映车,早已成为记忆中的老电影,渐渐的被人们淡忘。但它永远是百年林业兴衰史上让人难以忘怀的情景。

  那个火热的年代,那个温馨的让人充满期待的流动放映车,伴随着我童年的记忆,凝聚着我太多太多的情感。

上一条: 寻觅仲夏 (点击:65次)
下一条: 春天即将在这里绽放 (点击:284次)
 
你是第35212824位浏览者
   集团网站群  |  其他链接  |  网站统计  |  常见问题    |  网站声明
Copyright 2014 jlsgj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Tel:0431-88916565/88936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