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English 
 
   
  企业文化
  Enter Jilinsengong
 
    当前位置:首页 >企业文化 >吉森文苑 >文学作品 >诗歌作品


我的家乡(组诗)
【2018-10-24】       点击: 345次        来源:红石林业局        作者:张宇飞

●  桦甸,家乡

一片桦树林子

茁壮了一座小城

桦甸,你记录了我童年的时光

你盘结在公园里的那株老榆树的年轮里

 

在一个明亮的早晨

我与你隔岸相望

想起村庄里那个小芳

把思念浸在茶中浓浓的想 

 

多么的幸福啊

等候我的那片树林

像是代替某种力量

在岁月中凝固

现出映山红的忧伤 

 

或许大雪封山的日子

我会回来一趟

看看老人、同学还有村庄

将那些旷远的旧事

与泥土一同装入花盆

那一瞬间

我仿佛随着河水从乡村走到城市

就像我当年的背井离乡 

 

这里,就是桦甸

我的故乡

一个人,坐在院子里猛然间

听到了你的胎音

与我的脉搏一样

顽强


●  辉发河

很少人知道你的疼痛

在每一个转弯处

写满岁月的伤痕

在辉发河畔

 

苦闷的夏天

再次涅槃

雨越下越大

瞬间冲走了玉米、高梁、稻田

这是为什么呀

辉发河……

难道有人挡住你的路

难道你的心已变窄

绝不再容下这世间的尘埃


●  从前那棵树的欲望

春天,冬雪融化,在向阳的山坡

冰凌花的根,吸吮雪水

不顾寒冷,准备某一天绽放

不是孤芳自赏的历程

 

太阳,似乎很暖,穿越山岗浩淼

森林里,一棵树在风中晃了晃

撕扯一片白云

揉碎,洒在家乡

 

玉米堆儿旁,已看不见母亲的身影

牛圈儿边上,也找不到父亲的衣裳

我很想重生

就像死过一次的灵魂

用伤口打量尘世

诚实地活在天堂

 

以致于多年不流泪的眼

在时间的皱折里,开始拾荒

面对辽阔,荒芜,存在的,消失的

乡村到城市是否扩大了思想

 

我所信赖的

借助来之不易的傍晚,写一首诗

在某个断章,想起旧事

那空巢老人的旱烟

举起了我写信的目光

令古色古香的村庄

开始浮华从前的欲望

山川草木

谁能听见那棵老树的呐喊


●  一元复始的春光

冬至到了

风还在吹

山上山下依旧是一片银白

唯有丝丝的寒意

泛着月光的鳞片儿

嫩嫩地寂静在最高处

徜徉

 

站在村口

思绪眺望着草房、树林、河滩、炊烟、山岗

以及山风摇响的远方

不远处的那辆老牛车

零落地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正蹒跚地剪下残阳

浓浓地温热父亲那壶老酒

叙述着巷尽成春的时光

 

在母亲的目光里

农历的一年真的就要过去了

锅里的粘豆包正在粘白长夜

争春的梅花就像圣洁的女儿

在飞雪中悄然炸响

绽放着一元复始的生命之光

 

未来

都是春光


●  致五花山

树叶飘零之前

春天的故事已经走远

夏季的茂盛已不在流涟

五花山——已敞开北方独有的胸怀

骄傲地怒放我们怀念的六色五颜

这是对季节的宣告

这是对天空的呐喊

 

大山本身没有颜色

是树叶经过霜冻的粹炼

就像人生中的耄耋老人

晾晒着各种版本的人生

在阳光醒来的一瞬间

远远地望去

枫情滚滚

渲染着腐烂前那前赴后继的汹涌澎湃

 

许是今年寒露的第二个日子

若干乌云捎来了季节细雨

仿佛是五花山的泪滴

对伸向远方的小河涓涓地诉说

曾经在唐诗宋词里的岁月

铺开山花烂漫的情怀

 

只有时光能够埋葬叶子的躯体

只有河流才能掠走叶子的思念

就让我掬一捧枫情

点燃一年一度的五花山

开始——烹诗——斑斓

当夕阳把爱弥漫在田野、山庄和每一座大山

眼泪和落叶不在左右我的灵魂

是否该去寻找南飞的雁鸣

如同那枫树的另一种回眸

远方的春朝


作者简介:

  张宇飞,出生在吉林省桦甸市一个小山村里。1986年开始文学创作,曾以“太阳雨、非愚、飞雨”等笔名先后在《人民公安报》《中国绿色时报》《吉林日报》《江城日报》《诗歌报》《巴山文学》《散文诗刊》《青年月刊》《农林工人》《松花湖》《南疆诗刊》等报刊、网络发表拙作百余篇(首)及多篇论文。系中国诗词写作研究会吉林分会主席;吉林市作家协会会员;吉林市散文诗学会会员;楚都诗歌学会理事等。有诗入诗集、诗历,并获奖。从小拉着爬犁上山捡烧柴,躬身于田间劳作,知道痛而不言是一种坚强。

下一条: 中华秋沙鸭 (点击:558次)
 
你是第11550737位浏览者
网站地图  |  集团网站群  |  其他链接  |  网站统计  |  常见问题 
Copyright 2014 jlsgj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Tel:0431-88916565/88936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