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English 
 
   
  企业文化
  Enter Jilinsengong
 
    当前位置:首页 >企业文化 >吉森文苑 >文学作品 >散文作品


沉甸甸的软枣子
【2018-12-22】       点击: 525次        来源:临江林业局        作者:吴焕麟

  在我的家乡小城临江的森林里生长着一种野生果子,外表捏起来软软的,大小形状如同红枣,经过初霜的洗礼后,果肉细腻,味道甜美,当地人称之为软枣子,据说还是林子里熊瞎子的至爱。经专家研究,软枣子亦称野生猕猴桃,属多年生藤类木本植物,主要生长在土壤肥沃的长白山一脉原始森林里,具有抗癌、减缓皮肤衰老的功效,被誉为“世界之珍果”。每年的霜降前后,市场上就会有软枣子出售,虽然价格不菲,但我总会买上几斤与家人一起品尝,不光是因为它好吃,重要的是每当看见软枣子就想起了我的爷爷。

  记得那是在我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有天中午放学回到家时,看见母亲在外屋灶台上正忙乎着炒菜,我感觉是来啥贵客了,不然不会炒鸡蛋的。一进里屋,看见爷爷坐在炕上与父亲正唠着磕,炕桌上铺着一块旧手绢,一小堆绿中泛黄类似红枣的东西堆放在上面,个别还有些挤破的。父亲告诉我这是软枣子,是爷爷给我买的。我尝了几颗后感觉真甜!以前与爷爷见面的时候并不多,因为爷爷始终在外地的三叔家住,到小叔家住后,除了冬天路不好走外,差不多每个月能来我家一趟。听父母说爷爷在他的六个孙子中格外喜欢我,我出生那年爷爷正好满七十岁,还按旧话麒麟送子寓意亲自给我起了名字。爷爷每次来都要给我带点吃的东西,但只有这次的印象最深,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品尝到软枣子的味道,入口绵软清新,一缕淡雅的甘甜,沁入心脾。

  那年爷爷已是八十岁的高龄了,种了多半辈子庄稼,辛劳一生的身体依然硬朗,走起路来脚下生风,每次来我家都是走着来去,从不坐公交车,六七里地的路程对老人来说真的是种考验。爷爷一生没有什么嗜好,就是愿意喝点酒,每次来我家,母亲都要想法设法炒上两个菜,再烫上一壶酒。爷爷喝酒时总是很兴奋,不管你愿不愿意听,就把年轻时听的三国、水浒等评书段子讲开了,讲着讲着酒劲上来了就躺炕上睡一觉,睡醒后再走。爷爷每次走时,父母都要给装上坐车钱,后来听小叔说也给坐车钱,可爷爷依然走着来去,问其原因,说庄稼人走惯了。

  我13岁那年的春天,爷爷来我家时只是吃饭,不再喝酒了。父母问其原因,爷爷说不想喝了,喝了快一辈子了,喝够了。当时谁都没有在意,都以为爷爷不想喝了,后来想想应是一种预兆。离过年还有几天的时候,小叔来信说爷爷不太好,在炕上躺好几天了,饭都吃不下去了。父母闻讯后急忙领着我赶到小叔家。爷爷躺在小屋的炕上,闭着眼没有往日的一丝精神,任凭我和父亲如何呼唤也没有回音。小叔说已请医生看了,说爷爷没啥病,就是老了,这几天就靠每日喂点糖水扛着。不少当地的亲朋得信也来了,探望后七嘴八舌的说起还有几天就过年了等一些话。或许是爷爷在弥留之际听到了这些话,或许是爷爷顽强的生命力在与死神不断的抗争,仅靠一天几羹匙的糖水,爷爷坚持到了年后,快要到二月二的时候,爷爷走了。得到消息后,我跟着父母来到小叔家,看见爷爷在外屋搭的木板床上静静地躺着,双眼紧闭,面色自然安详,似乎只是睡着了。我那时对死亡还没有概念,就以为爷爷睡着了,还走过去摸着爷爷冰冷僵硬的手。爷爷的手骨瘦如柴,手上青筋浓重地透着些许紫蓝。这只手,掌过犁,种过地,拿过砌刀,握过马鞭,在艰苦的岁月,是一家人生活的来源和支柱。出殡时,许多亲朋好友都悲痛欲绝,我却没有哭,只是默默跟着人流。因为我感觉爷爷没有去世,只是又去了外地的三叔家。爷爷下葬后,帮忙的人都去吃饭,我没有去吃,而是待在爷爷生前住的小屋里,看着空空如也的炕发呆,想到爷爷的音容笑貌,想到爷爷喝酒时的样子,也想到手绢包的那些软枣子……突然,我想到了爷爷为什么不坐车的原因了,我的泪水顷刻奔涌而出,放声痛哭。

  爷爷去世已近四十年了,这么长的时光并未冲淡我对他的思念。那高大、宽厚的背影时常出现在我的梦里,他还像从前一样,慈祥的眯着眼睛对着我笑。

上一条: 小站岁月 (点击:575次)
下一条: 大山深处 (点击:855次)
 
你是第15126562位浏览者
网站地图  |  集团网站群  |  其他链接  |  网站统计  |  常见问题 
Copyright 2014 jlsgj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Tel:0431-88916565/88936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