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English 
 
   
  企业文化
  Enter Jilinsengong
 
    当前位置:首页 >企业文化 >吉森文苑 >文学作品 >散文作品


小站岁月
【2018-12-22】       点击: 959次        来源:临江林业局        作者:赵景兰

  今年秋天,我回到故乡临江林业局红土山林场(现在已经并入东小山林场)办事。顺着2003年就撤除了枕木和铁轨的森林铁路路基,我走到了当年最热闹的红土山小站。小站如今已破败不堪,房顶上长满了蒿草和小树,在萧瑟的秋风中似乎摇摇欲坠,有一种说不出的凄凉……我的心一酸,眼窝热了——森林铁路已经退役15年了,人们渐渐淡忘了小站,而我却对小站有着深深的怀恋。

  红土山车站是个不起眼的小站,站里的值班室只有12平方米,和它紧连在一起的是一趟养路工区的职工宿舍。20多年前,这里住着一群热情活泼的未婚小青年。他们走了一拨来一拨,把几年的青春时光留在了这里,在森运铁路维修保养的岗位上,他们发挥了自己的光和热。随着三支线铁路的拆迁,那些小青年也各奔东西。人去屋空的宿舍愈来愈破败荒凉,让我想起北大荒知青大撤退后留下的那些木房土屋……

  小站也曾有过十几年的辉煌。它迎送过十几万立方米的木材出山,每天都有原条在它的注视下奔向祖国的四面八方。尤其是春季造林大会战及采集山野菜的那些日子,每天早6点半,人们便争先恐后地奔向小站,那人声鼎沸的场面令人至今难忘。每天7点整,送人车便缓缓向山里开去,人们或坐或站,几个无篷大板架子车被挤得满满登登,最多时有200多人,一个小内燃机牵不动,要动用两个小内燃机同时推拉才行。

  那位寂寞的小站值班员,你是否还记得,小站对面陡峭的山崖上,你在树枝上拴了好多金灿灿的玉米棒招摇着,下面放了一些铁夹子打野鸡。谁知后来野鸡没打着,倒引来了一群羊把苞米棒吃个精光,铁夹子被羊甩出好远……你是否还记得站前那茂盛的草丛中盛开的百合花?还有在初秋的骄阳下几百只蟋蟀响亮的大合唱?你是否还记得,小站不远处那一大片丛丛簇簇的柳条?夏季里它们一片翠绿,寒冬腊月就变身一片火红,昂首迎风,燃烧成一道风景,在白茫茫的天地中,在霜刀雪剑的世界里,显得格外鲜亮红嫩……

  红柳那笑傲风雪、愈冷愈艳的独特气质让我钦佩,当我第一次走过它们身旁时,我耳目一新,全身一震,激动到几乎雀跃!那一丛丛一簇簇紧密相拥的红柳,把这片贫瘠荒凉的土地装扮得如此娇美,让人感受到顽强不屈的生命力,我感谢它们给我的启迪,真想做这荒凉天地中的一束红柳!

  寒冬腊月的山林让山外人乍看起来很新鲜,皑皑白雪,古木参天,初到山中,我看一切都充满新奇,亭亭玉立的白桦林修长挺拔,连踩上去吱吱作响的积雪都自带浪漫情调。可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穿行期间,满眼都是万木凋零的萧条寂寥,我的热情与喜爱也渐被冲淡,开始感觉不到大山的博大胸怀,也体味不出它的庄严肃穆了,甚至遥想有朝一日能享受一下四季常青、鸟语花香的南国风情该多好!在劳累而单调的生活中给予我安慰的,还是那迎来送往的小站。

  每天清晨,小站目送着穿戴整洁或油渍麻花的伐木工人上山。冬天里,有的工人的棉大衣开了花也不补,活像济公活佛的破衣烂衫……夜幕降临或万家灯火时(内燃机送人车常被脱轨翻车的原条车堵在山里,八九点钟到家是常事),小站又会以通明的灯火迎候疲惫的工人们。车一停,工人们会激动地大声呐喊着跳下车匆匆往家赶……干了一天活的工人们往往不会空着手下车,他们肩扛手提,要么是一块烧柴,一块明子,要么是拖拉机上卸下的坏零件,有时还会附赠一饭兜山菜——都是会过日子的人……那年月没有电话,夏季时丈夫在线路队修路,他是爆破手,专门放炮,晚上送人车回来太晚时,我总是提心吊胆,一趟趟走向小站询问值班员车到站的大概时间,那是我留在记忆深处的图景……

  随着汽运量的不断加大,人们渐渐冷落了小站。如今实施了天然林保护工程全面禁伐,小站更加人迹罕至……可我怀念小站,怀念小站上曾演绎过的故事,也忘不了我们在小站上曾经的青春岁月。

上一条: 四十年沧桑巨变,两代人家国情怀 (点击:854次)
下一条: 沉甸甸的软枣子 (点击:893次)
 
你是第19038483位浏览者
网站地图  |  集团网站群  |  其他链接  |  网站统计  |  常见问题 
Copyright 2014 jlsgj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Tel:0431-88916565/88936113